一分彩票

  • <tr id='x8SmkB'><strong id='x8SmkB'></strong><small id='x8SmkB'></small><button id='x8SmkB'></button><li id='x8SmkB'><noscript id='x8SmkB'><big id='x8SmkB'></big><dt id='x8Smk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8SmkB'><option id='x8SmkB'><table id='x8SmkB'><blockquote id='x8SmkB'><tbody id='x8Smk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8SmkB'></u><kbd id='x8SmkB'><kbd id='x8SmkB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8SmkB'><strong id='x8Smk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8SmkB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8SmkB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8Smk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8SmkB'><em id='x8SmkB'></em><td id='x8SmkB'><div id='x8Smk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8SmkB'><big id='x8SmkB'><big id='x8SmkB'></big><legend id='x8Smk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8SmkB'><div id='x8SmkB'><ins id='x8Smk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8Smk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8Smk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8SmkB'><q id='x8SmkB'><noscript id='x8SmkB'></noscript><dt id='x8SmkB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8SmkB'><i id='x8SmkB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      记忆中的“割场”
                2020-06-09 15:07来源:西安新▅闻网-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张莹

                  ○雷焕

                  每年的五月下旬,耳边布谷鸟与“盼黄盼割”的叫声此起彼伏,一个重要的节气“芒种”即将来临。对于种麦子的关中农民来说,龙口夺食的夏收无疑是一年中的头等大事。在机械化还没有普及的年代,夏收就像一场“你死我活”的战斗,两个战场,一个在麦田里,一个在晒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▲世纪以前的农村,家家户户都有♀一块或大或小的土晒场,农忙时用于五谷杂粮的辗打晾晒,农闲时堆放麦草垛↓,当然平时还会成为孩子们的乐园。一块平整的晒场,是粮食能否颗粒归仓的必要条件∞,也是各家各户的“脸面”。如何才能使晒场在夏收到来之前变得平整?这就需要一道工序——“割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谓“割场”,就是赶夏收前将晒场用碌碡碾压平整。从每年的雨水节气开始直到芒种前,每下过一场雨,家家户户都要割场。当第一场春雨下过之后,蛰伏了一冬的晒场由硬邦邦变得酥软起来,小草们争先恐后地想用一袭绿〓色外衣装扮土灰色的晒场。一场春雨,万物复苏、空气清新,父老乡亲们∞扛着锄头、钉耙、扫帚、方锨、老笼等各①式农具,全家齐上阵,准备割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割场首先♀要用锄头将晒场锄一遍,接着用钉耙搂出锄过的草,揽上一老笼麦衣(麦秸皮)均匀地撒满晒场。麦衣混在松软的土中,起到了黏合剂的【作用。接下来,轮到碌碡出场了,这可是晒场上的猛将,足足有二三百斤,还要给它套上脖枷(木质或铁质套具)。从前,都是用︼牲口拉碌碡,到上世纪80年代后,乡村开始普遍使用四轮拖拉机拉碌碡。伴随着“吱吱扭扭”的响声,拖拉机拉着碌碡沿着晒场转圈碾压土层。约ω 莫个把钟头,原本褶皱的晒场渐渐变得平整,碌碡碾压不到的边角,用方锨背拍一拍,抡起扫帚扫去多余的麦衣,第一次割场就算完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第二」场春雨落下后,又迎来第二次♀割场。第二次割场不用锄整个晒场,只需锄█长草的地方,扫去草、撒上麦衣,套上碌碡碾压即可。经过两次割场,晒场由〖平整变得瓷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关中地区春天的雨水奇¤缺,第三次第四次割←场,大约都到五月◣中下旬了,晒场上还会生出零星的野☆草。先用锄头锄去草,撒上麦衣,不必再¤套上碌碡碾压,折一捆叶子茂盛的杨树枝,找编№织袋装一袋土,一个人用绳子沿整个晒场转圈拉杨树枝,半个钟头后扫去※麦衣,发现※晒场比原先更光亮了。当遇到冬春连旱的天气,则先要担上十几担水将晒▼场泼湿,才能割场。有的人家〗水离晒场远,割场实在是一件苦」差事,好在大部分人家都是共用一个晒场,大家】相互帮衬,挥汗如雨也█感到快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◎什么要割场呢?因为⊙从前的晒场都是土场,麦子经过割打后,需要扬场将麦粒从土与麦@秸皮中分离出来,晒场平整瓷光,麦子晾晒归仓也就容易了。因为是土场,蚂蚁等小昆虫的窝会将∴麦粒陷进去,经过几次割场,蚂蚁窝自然会被碾平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割场这项农事何时出现史料中没有记载,也许是土场出现后,我们的祖⌒ 先从劳动实践中得来的。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●辛苦。”单从割场这项繁琐的农事来看,就知道我们的祖辈〗何其辛苦!

                  进入新世纪后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农业机械化的普及,乡村的土路被水泥路取代,水泥广场也走进每个村子,曾经的晒场变成了家家户户的菜地。水泥路面、水泥广场不需要割场,联合收割机、扬场机等机械取代了过去的人工劳动,割场这项农事也就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