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三在线全天计划

  • <tr id='E755Mt'><strong id='E755Mt'></strong><small id='E755Mt'></small><button id='E755Mt'></button><li id='E755Mt'><noscript id='E755Mt'><big id='E755Mt'></big><dt id='E755M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755Mt'><option id='E755Mt'><table id='E755Mt'><blockquote id='E755Mt'><tbody id='E755M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755Mt'></u><kbd id='E755Mt'><kbd id='E755M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755Mt'><strong id='E755M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755M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755Mt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755M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755Mt'><em id='E755Mt'></em><td id='E755Mt'><div id='E755M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755Mt'><big id='E755Mt'><big id='E755Mt'></big><legend id='E755M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755Mt'><div id='E755Mt'><ins id='E755M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755Mt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755Mt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755Mt'><q id='E755Mt'><noscript id='E755Mt'></noscript><dt id='E755Mt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755Mt'><i id='E755Mt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      乡村烟火气 最暖农家器
                2020-05-10 10:41来源: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张莹

                农村妇女和面的瓷盆

                  ○关中人 文/图

                  俗话讲,民以食为〖天。对关中农村人来说,繁重的农耕之外,一日三餐离不ζ 了厨房,更离不了厨房那些盛放食材、加工食材的各式】器具。如今农村生活条件大大改善,农家厨房也“鸟枪换○大炮”,传统的土灶台、风箱、大水瓮等,早已被整体橱柜、电饭煲、电饼铛等现代厨房器具替代。但在笔者的乡村生活印象中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老家周至农村似乎没有专门的厨房,厨房一般都是因地制宜凑合一下,非常简陋。传统的三间土木结构瓦房,两边为卧室,中间前门对着后门形▆成的过道,靠近后门主卧烧炕外侧,用胡基盘个土灶台,加上一口大铁锅,便承担了农家一日三餐的重任;另一侧,是一张长约2米的大案板,案板旁边,搭一条窄木板,上面则□ 摆满了面瓮、调料瓶等食材器具,下面则是大小不一的鸡蛋罐、醋坛子、咸菜缸子、姜窝子等。大案板旁边,还会有蓄水的大水瓮、和面的瓷盆。做饭的时候,手拉着木制风箱,“扑哧扑哧”,烟火缭绕,蒸馒头、煮饭、炒菜都在一口大锅里。这些便构成了关中地区农家生活的烟火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瓮装满丰收粮,农人心不慌。一口黑色的粗瓷面瓮(周至农村称为面瓮子,当地土窑烧制)用来盛放磨好的面粉(玉米糁子),是周至农村人一日三餐的主要食材。村里的老人大多都经历过民国十八年年馑,深知粮食的重要性,一遍又一遍地告诫年轻人,“家有三年粮,遇灾心不慌。”所以,每家的厨房案板上都有这样的一口粗瓷面瓮,有的还〇分为小麦面和玉米面两个面瓮。农妇准备午饭时,伸手到面瓮里舀面粉,一瞅面粉快到底了,随即大声给娃他爸喊道:“得赶快淘粮食磨面了,面瓮子快空了!”我家的两个大面瓮,口径约50厘米、深60厘米许,非常厚实,每年腊月清扫灰尘,都要一一搬到院子。盛满面粉的面瓮子,搬起来还挺沉,需两人抬着。

                盛满醋糟的醋坛子

                  和面的大瓷盆,是喜爱面食的关中农人的饮食图腾。有人说,关中人喜爱面食,有两个饮食图腾,一个是粗瓷大老碗,足有脸面那么大,是过去关中农村男人好饭量的标志;另一个就是厨房案板跟前用来和面揉面的大瓷盆。和面用的大瓷盆,一般都是结实耐用的粗瓷瓷盆,过去农村家庭人口多,一顿软面下来没有个三◥斤面粉是不行的,所以和面的大瓷盆,口径都在50厘米以上,底座厚实、结实耐用,重约四五十斤。大瓷盆主要有两个用途,一是吃面食时候↑用来和面,二是蒸馍时候,用来发面饧面,尤其是腊月蒸年馍,劳动量非常大,一天下来要蒸七八锅馍,大瓷盆功不可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“无辣不欢”的关中农村,油泼辣子和蒜,历来是小伙们咥软面的标配。每家厨房案板下面的那件石捣用来捣蒜砸辣椒面,极大丰富了农家人的饮食味蕾,而周至人则称之为姜窝子。晒干的红辣椒,焙干后切成小段,放进姜窝子里,手持石杵,慢慢捣碎,直至成为均匀的辣椒面。一小铁勺的热菜籽油,淋泼上去,瞬间冒出油烟味,辣子的香味更加冲鼻,是油▃泼面的最佳拍档。捣蒜捣辣椒,虽说看着有些笨拙,但非常环保也非常实用。岳母家的厨房案板下面,这件姜窝子已经用了多々年,石窝子光滑锃亮,承载了岁月的印迹。现在每次回去吃软面的时候,仍用它捣蒜,吃起来味道那么亲切,捣出来的辣椒面感觉也比外面卖的香。

                盛放面粉的面瓮子

                  细长的醋坛子则是乡村纯粮醋的品质保证。在过去,农村人吃醋都是自己动手制作,少不了醋坛子。农家纯粮酿醋,全部用手工完成,没有一点添加剂。醋曲,是存放多年的老曲;麸子,是小麦在石磨上加工面粉的副产品。将麸子放在锅里蒸熟晾晒之后,就用醋曲子作为引子发酵,窝在醋坛子里,盖上层塑料膜让其自然发酵。时机成熟后,再放进淋醋罐,下面有个小ζ眼,插入用麦秸秆做成的导引管,下面放个洋瓷盆,发酵好的醋便一滴一滴滴下来。那种纯粮酿造的醋香味,很远都能闻到。记得在老家,每家院子都有排醋坛子,大小不一、高低不同,但基本都是细长的形制。小时候,我经常帮忙晾晒醋坛子,下雨了,还要盖上塑料布,以防雨水渗入↙。如今这样的纯粮手工酿醋已不容易吃到了,只不过,岳母依然坚持纯粮酿醋,确实好吃。想一想,一碗油泼软面,有了油泼辣子「,还有了蒜末,少了一勺香喷喷的农家纯粮醋,岂不是美中不足?

                  用来捣蒜捣辣椒的姜窝子

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除了上面的这些农村厨房器具,还有存放鸡蛋的鸡蛋罐、盛满井水的大水瓮等,各自承载了╲不同功用,为平凡辛勤的农家生活作出了贡献。本世纪以来,乡村∞纷纷盖起新房,与时俱进,也都留出专门房间做厨房,整洁干净,也装上了煤气灶、换气扇等新设备,做饭比以前方便许◆多。当然,土木结构的老房子也越来越少了,这些厨房老物件也逐渐消失,似乎少了些乡村烟火气息。如今在哪个乡村,偶尔看到个瓷盆、面瓮、姜窝子,就能想起儿▓时的乡村生活,感慨万千。